关于兰斯X子临

从最近的更新看来,判临股涨势喜人啊……
“沉着应对”什么的,其实就是吃醋吧!子临同学傲娇受无疑了。啧啧,你们这么默契,还要什么影织卡门,直接结婚去吧,钱我出了。
“兰斯说着,还将手肘搭在了子临的肩上”、“子临歪过头,给了兰斯一个嫌弃的眼神”、“调戏一下不行吗”……劳驾你们还是立刻在一起吧,也好内部消化,别出去祸害人家小姑娘了(正色)。这浓浓的老夫老夫打情骂俏感……
最后,我衷心期待着lof判临标签下图文爆炸的一天。
诸君,一起努力吧。

论三天学院与精神病院的相似度(3)

#ooc与文笔渣齐飞,文不对题系列。

#最近状态不好,请各位见谅。

——————————————我是分割线———————————————

在“教官吼一声安静下来,然后又开始闹腾”的死循环中,学生们总算是吃完了这顿午饭,接着就去午休。

子临他们住的是八人间,相对于那些十二人、三十六人甚至是四十二人的“豪华大包间”来说已经算是天堂了。不过这“天堂”正好应了“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只有一个,其他逆十字成员只能去住“大包间”了。

咳咳,别想歪了,不是男女混住,请收起你们邪恶的想法。

现在虽然已是九月,天气却依然炎热,艳阳何止高照,寝室天花板上老旧的风扇根本驱不走太阳对大地的深深恶意。逆十字的...

论三天学院与精神病院的相似度(2)

#ooc请注意,文笔差请注意。

#纣临主场。

——————————————————————————————————

子临坐在摇晃的大巴上,看着旁边正在扯淡的兰斯和厉小帆,再看看背着的背包,精神有点儿恍惚。

前天天一告诉他要去军训的消息后,他的第一反应是:难道逆十字准备派特务潜伏进军队窃取情报?

然后现实告诉这个饱受各种小说和好菜坞大片荼毒的可怜少年,你电影看多了孩子。

不过其实这误解不能完全怪子临和那些无辜躺枪的小说电影,谁叫逆十字无论是在外人眼里还是内部成员眼中树立的形象都太过恶劣呢?


这次军训参加的新生只有犯罪学系和公安学院的,像是专门为了两派撕逼掐架而准备的,让人不得不...

论三天学院与精神病院的相似度(1)

#标题与文没有半毛钱关系系列,剧烈ooc。

#全体学院向,文笔渣。

#看了几篇学院文后的神经病之作,也许会是一个系列。一个多月没写,很生疏,请各位谅解。

——————————————————————————————————

三天学院,是s市著名的一所大学。但与其他知名大学相比,它的著名不只是因为学生优秀,还因为它的神经。尤其是现在的四届学生,一届比一届神经。

比如被合称为“惊悚乐园”的上一届新生,最知名的就是封不觉了,入学考试得了全校第一名,学校里著名的中二病社团地狱前线的社长,热爱cos小丑,其疯狂邪恶也和小丑有得一拼,没有被抓到警察局真是我国司法界的失职。除此之外,这货还是“复仇...

六一卖萌节

#忽然生出的脑洞,努力不ooc,我这渣一样的文笔……

#新逆十字欢脱日常,大概……没有什么GP?

————————————————————————————————————

方相奇小朋友最近很不开心。

原因在于前几天兰斯和祭者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份什么“组织人员分类测试”,而在“谁是组织中的正太担当”这个问题上,所有人,所有人都选了他!

我又不是正太!我只是个小孩子,才不是什么正太呢!哼!

他一边想着,一边气呼呼地踮起脚,努力想去打兰斯。可惜的是,兰斯比他高了一个头还不止,小男孩努力了好几下都没有成功。

被兰斯气得要炸毛的小穷奇做出了一个决定,打不了我还躲不了吗?于是,他咬咬牙,跑了。...

从更新看来,兰斯应该就是新逆十字的军师之类的人物了。那么……
我赌五毛,兰斯最后会和卡门在一起!

清明

#一篇胡思乱想的产物。

#私设榊无幻和子临原著中分别是20岁、17岁,子临比榊无幻小3岁。

#大概是少年时的一面之缘……吧?

------------------------------------------------------------------------------

4月5日,清明节,龙郡人祭拜祖先、死去亲友的日子。

17岁的少年榊无幻站在超市门口,看着外面纷纷洒洒的小雨,不由得想起了以前上学时学的那首龙郡古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他看着街道上匆匆的、一脸“欲断魂”的行人,叹口气。得,雨和行人都有了,只差“酒家”、“牧童...

昨天补了一下贩罪第一卷,发现那句“我没有疯,疯的是这个世界”就是第一卷里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句忽然觉得虐死了……

感觉天一真的很孤独,尤其是抹杀者自杀后……

还有最后曲终人散的时候也是的……心疼天一……

无题

#突发奇想的东西。

#子临生日参考自三渣儿子的生日。

#大概就是子临16岁生日时的事儿。

#《地狱起源》的梗来自《他从地狱来》,一本挺不错只可惜被封了的书。

#写完发现还是ooc了……

——我是分割线——

子临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慢慢吃着一个冰淇淋甜筒。现在虽已是九月,但天气还是闷热极了,行人游客们都还穿着短袖。

游乐场的过山车那边时不时传来游客的尖叫,从子临这边望去,恰好可以看到全貌。但子临对于这玩意儿没有半点兴趣,一边吃着甜筒,一边漫不经心地翻着一本黑色封面的书。

阳光照射在书封上,四个狰狞的字体:地狱起源。

今天是9月11日,子临的生日。

“生日看这种书?”天一不知道从...

小段子续

(1)论名字

子临小时候曾经问过天一为什么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字,天一连眼睛都没抬一下:“嗯……是为了庆祝我终于有儿子了,就给你取了这个名字。”

大概是从那以后,子临开始怀疑自己倒底是不是亲生儿子了……

不过唯一好的是,天一没给他取个“儿生”之类的名字……

(2)论学习

子临只有小学四年级的学历,但他在知识储备方面,足以和当年的茶仙一拼。由此可见,天一夫妇对于儿子教育问题还是挺看重的……个鬼!

其实要不是伏月强烈要求,子临连小学都不会去上。对于学校,天一的态度与想法简单明了:“应试教育出蠢材。”

但作为一个妻管严,天一最后还是让步了。于是,子临上完了四年级,便回家自学了。

由于天一...